当前位置: 首页 >> 夕阳风采



我小时候的端午节

2020-06-23 09:57:58




又是一个端午节,儿女们送来粽子,江米,大枣,白糖,糖糕,特仑苏……好多好多的吃食。尽管现在的生活过好了,心情也非常愉悦,但总觉得这样的节日,缺少了我小时候过端午节的那种气氛和味道。

端午节,也叫端阳节,是我国最大的传统节日之一。小时候,在我的农村老家,过端午差不多和过春节那样重视,规矩(习俗)也很多,要包粽子,插艾,系脖索(五彩绳),戴香布袋,挂臭蛋(卫生球)等等。

端午节是一个以母亲为中心的大节日。母亲在节日前几天就开始忙碌了。碾子上加工软米、买粽叶、买香布袋原料、寻找五色丝线、五色布块儿……并且抽空就用各种花色的布缝制而成,内装丁香、香草、白芷、甘松、苍术和雄黄等香料的菱形,心形、瓶子形、葫芦形的香布袋,用五种颜色的线搓成脖索。但五种颜色不是随便用那五种颜色都行,而必须是青、白、红、黑和黄色。这五种颜色从阴阳五行学上讲,分别代表木、金、水、火、土,同时分别象征东、南、西、北、中,蕴涵着五方神力。

节日前一天晚上,妈妈把准备好的软米、粽叶、马莲(干马兰花叶,当绳子用)浸泡好。第二天一大早,她就忙碌起来。首先,在门上插好艾,给我和姐姐戴脖索:两只手腕上,脖颈上各系一条,脚腕上是男左女右。更小的孩子还要在腰间系一条。有人把脖索叫长命缕、续命缕。明朝人余有丁在《帝京五日歌》中说“系出五丝命可续”,指的就是这种习俗。端午节系五彩绳,不仅可以驱邪除魔,还可以祛病强身,使人健康长寿。妈妈又给我们戴香布袋、戴艾、戴卫生球(用五色丝线勾成的小网兜里放五颗卫生球)。那时候,并没有太多的装饰品,所以也很盼着端午节的到来,系上这些小的彩线,好像戴上了漂亮的手镯,那些五颜六色、形状各异的香布袋、卫生球、戴在胸前,既好看,又有香气,还能避邪。上学的时候,我总向同学们炫耀,也会跟同学们比比看,看谁的颜色更艳,花样更多,谁的更漂亮,小小的虚荣心也能得到满足。

接下来就是包粽子。妈妈搬个小凳子坐在地上,把浸泡好的软米、粽叶、大枣等,放在顺手处的大盆里。只见妈妈把选好的2—3个粽叶,卷成一个圆锥漏斗形,在尖尖处放一个枣,再抓一把软米撒在枣上,待软米快填满时,再放一个枣,然后,用漏斗以上剩余的叶进行包裹,并且根据需要边包边续叶子,直到包成严严实实的菱角形,一只捏住,一只手拿一条马莲,一头用嘴咬着,一头用手把马莲绕粽子一周系住,放回难备好的太大锅里。翠绿的叶在妈妈手中自如地翻卷着,一绕一扎只几下,一个棱角分明的粽子就包好而成了。这时候,姐姐会坐在一傍照着妈妈的样子学包,或者替妈妈“调煤圪戳火”、整理厨房卫生。妈妈那种麻利、熟练的技巧,一、两分钟,就可以包好一个。我在旁边看得出神,也帮不了什么忙,只能递粽叶、马莲什么的。有时候还趁妈妈不注意,悄悄地“偷吃”一个大枣。一旦被妈妈发现,她会轻轻地打我伸过去抓枣的小手,嗔怪地说“小馋猫”!我只好看着妈妈的眼睛,扮个鬼脸,一笑了之。

端午节是农历五月初五,这天俗称“恶日”,正是“诸虫百毒尽消灭”的传统节日。针对五月恶日,民间采取积极的预防措施,让孩子们系五色线,戴香布袋、卫生球、涂雄黄。雄黄要涂在头顶的旋子里、耳朵孔和肚脐眼里。据说,这样可以驱虫消毒,祛病强身。又因为当时正处仲夏,天气炎热。一般中午要吃糖糕,吃凉粉。凉粉是用绿豆做的,清凉消火。同时,妈妈还让我把子、糖糕送给叔叔、婶婶和邻居的一些老人们,作为向长辈们的节日慰问和祝福。

戴在身上的脖索不是一直戴着,但也不是什么时侯可以随便去掉。要等到乌莺(知了、蝉)叫的时候,把它剪下来,挂在树上,让乌莺衔走,这样祛病避邪可以更长远。所有这些,都是过节的一种氛围和习俗,不一定会真的带来什么好运,但作为一种积极的态度、科学的方法、美好的祝愿、节日的乐趣,也是非常不错,让人留恋的。

端午节年年都会来,但我却再也回不到童年去了而如今的端午,五彩线不系,漂亮美丽的葫芦香布袋也不戴了。

在市场经济物欲横流的今天,端午节带的气氛越来越差,味道越来越谈了,已经没有了童年时的那份激动,只有一份对往昔的美好回忆。

陵川县老干部通讯组  郑振虎


 【放大字体】  【恢复字体】  【缩小字体】  【我要打印】  【编辑信箱

  相关新闻

 

主办单位:晋城市委老干部局   技术支持:晋城市信息中心
电话:(0356)2198461   邮编:048000   电子信箱:lgj@jconline.cn
最佳浏览效果 显示屏分辨率 1024*768   晋ICP备05001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