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主题活动



清明回乡纪行——杨金根

2017-05-31 09:58:34



 

    春风佛煦清明节,踏青祭祖念先人。清明节是人们扫墓祭祀,缅怀先人,寄托哀思的日子。有诗曰:“柳垂阡陌雨沉沉,千里子孙赶上坟。处处青山烟雾起,焚香祭拜悼先人。”每年清明节,必定要回乡祭扫,但往往因时间紧且家乡老屋已无人居住,每年一次清明回乡都是来去匆匆。退休之后,近几年才有暇在表姐家略住两三日,对已经陌生了的村庄有了新的认识和了解。清明回乡所见所闻令人感慨不已。

我老家是高平市河西镇双井村,位于高平城东南方向约30多里处。双井村有200多户人家,1000多口人,属于典型的农业经济。改革开放后,农村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分田到户,农民逐渐摆脱了贫困。进入21世纪,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双井村也和全国农村一样从根本上发生了深刻的变化。

2015年清明节前夕,我和老伴保荣回乡祭扫,晚上住在表姐春平家,第二天一早去晨练散步,在村里观光一圈,亲眼目睹了双井村的变化。沐浴着早春清晨的阳光,来到村南的道路上,远远看见一人正在挥帚打扫,走到近处,原来是我的同龄人韩东和。据东和介绍,从去年开始,村里和城里一样,有了打扫卫生的环卫工,工资由上级政府拨付,全村共有6名环卫工人,他正是其中之一,4人分片包干清扫,两人负责清运垃圾,每天定时收集家户的生活垃圾,实现了垃圾不落地。东和指着村外一处土沟说,那条沟就是垃圾场,全村的垃圾都要集中到沟里填埋。农村有了环卫工,这真是没有想到的新鲜事。

就在遇见东和的村口,原来是一个人工修筑的土坝堵成的小“水库”,现在“水库”被填平,经硬化绿化改造成村民休闲娱乐的场地。经过这个小“广场”来到村里,只见原来的村小学已被废弃闲置,校园里一片凄凉破败的景象,几排教室的门窗破烂不堪,校园空地杂草枯黄,一片较大的空地已被村民辟为菜园,几畦绿油油的菠菜生机盎然,与枯黄的杂草形成鲜明的对照。村小学的废弃是由于农村教育资源整合的结果,原来的牛庄乡中学因撤乡并镇并入河西镇中学,在原来牛庄乡中学的校址上新修了教学楼、宿舍楼和学生食堂,建成了寄宿制小学。2013年清明回乡祭扫时,专门去这个学校参观了一番,装着蓝色玻璃墙的教学楼在周边农舍的映衬下显得格外“现代化”,与城市的小学相比毫不逊色。现在周边各村的小学已全部撤掉,学童们进了漂亮气派的新学校。去年(2016年)清明回乡路过该校时看到学校又建成了标准化塑胶跑道操场。尽管看着眼前的校舍已被荒废,村庄里消失了朗朗书声,不觉心中有点怅然若失的感觉,但孩子们上学条件有如此大的改善,确实令人欣慰,毕竟这是全国农村教育不断发展、教学条件极大改善的一个缩影。

在旧小学的校门口有个小商铺,是当年以小学生为消费对象而建立的,现在的小学已人去校空,而这个小店依然支撑着。当我们走近时,小店的中年女主人热情地打招呼,在谈话中她说今天要去进货,我不免问她如何进货。她介绍说,现在交通方便了,从高平发往靳寨的公交车就路过门口,一小时一趟,到高平6元,到河西4元,回来时还不用自己带货,人去了选好货,人家就会送货上门。此时,我想起上世纪90年代初曾经写过一篇征文《回家的路》,讲述了家乡交通的变迁。现在交通条件进一步改善,2012年竣工通车的高陵高速公路就从村边通过。

 不知不觉来到了村中心的街道上,这是双井村的“主干道”,不算规则的街道自西向东贯穿全村,街旁零星散布着几家小商铺。这时已到吃早饭的时候,村里人吃饭时端着饭碗聚在街边,一边吃饭一边天南海北地聊天。正和吃早饭的人打招呼时,满昌端着饭碗从东边过来。当感叹着村容村貌发生的巨大变化时,满昌说,街道上新安装的太阳能路灯是去年冬天由上面出钱给安装的。他还说,各村的变化都很大,有些村比咱村好多了,咱们村算是一般的……

一路走来,目睹以前我曾经熟悉的村庄都不敢相认了。过去,“脏乱差”是农村环境卫生的代名词。街巷弯曲狭窄,路面坑洼不平;厕所猪圈随处搭建,低矮简陋破败不堪;禽畜粪便遍地可见,生活垃圾肆意堆放,改善农村的卫生现状成为令人头痛的难题。如今,由上级政府出资,道路实现了“村村通”“户户通”,原来晴天一身灰、雨天两脚泥的“扬灰水泥”路变成了真正的洋灰水泥路,在“户户通”的同时,把村里最影响村容村貌的家户厕所和猪圈全部拆除。各家各户的厕所因放弃了积粪的功能(种地不用农家肥了),反而成了家户的“累赘”,被公共厕所取代。农户不再养猪养鸡了,猪圈鸡窝被拆除改造就在所难免了。因此村里的街道小巷宽敞了、亮堂了、整洁了。

一年一度清明节,一年一次回故里。今年(2017年)清明前夕回乡恰逢农历三月初一,这天是邻村丁壁村传统物质交流大会(庙会)的日子,几十年没有在家乡赶过庙会了,正好趁此难得的机会过把赶会瘾。双井村离丁壁仅三里路程,步行也就十几分钟。丁壁是个大村,一条约三里长的街道横贯东西全村,此时,整条街道赶会的人们摩肩接踵,熙熙攘攘,街道两侧各种商贩的摊点铺位密密麻麻,叫卖之声不绝于耳,一派乡村清明上河图的热闹景象。置身于熙来攘往的人群之中,那种久违的乡村庙会的感觉眼前再现,只是其规模形式和内涵都有着深刻的变化。在时不时与久未见面的熟人打招呼的缓慢行进中,一处卖农机具的摊铺吸引了我的注意。三月初一庙会时值春耕播种的前期准备时期,农户正需要通过这次庙会置办或更新农机具,因此庙会上农机具摊位并不少见,而这个摊位所卖的农具却从未见过。此时一位老乡正在相看这种农具,这种农具约一米高比胳膊略粗、呈筒状、下端尖,看上去简单轻便,经询问得知,这是播种玉米的时兴工具,其特点是操作简便,点种准确,一次一粒,效率高,一人一天能播种几亩。这种播种方式虽然还称不上现代化,但已经完全颠覆了传统的播种方式,也是我长期脱离农村所没有见过的,颇感新鲜。

继续往前走,来到村中心的戏台前,舞台下人头攒动,舞台上锣鼓铿锵、琴弦悠扬,正上演着传统的上党戏曲。这时,正好遇见了老朋友韩丙忠,二人热情地攀谈起来。丙忠问我怎样从双井村来的,我说步行来的,他热心地邀我坐他家的车回村,这让我略感诧异,现在农户人家买小汽车并不稀罕,不曾想就这二三里路程还要以车代步,好像大可不必。细想,其实农村人买车并非多么需要,不少家户已有购买能力,其心理需求已远大于实际需要,平时多数时间车在家闲着,此时兜兜风图个排场少走点路也正是机会。

盛情难却,我随丙忠来到村口一起坐他家的专车回双井村。丙忠告诉我,近几年双井村买小汽车的家户不少,现在全村有几十辆车了,有一家父子三人开着三辆小车,要说能买得起几万元小汽车的户口真不在少数。丙忠还说,咱们村的经济收入主要靠农业和外出务工,与周边村相比很一般,很多村都比咱村富裕。丙忠的一番介绍,让我对农村家庭的经济状况和生活水平有了进一步的了解,也让我对现在的农村人刮目相看,进而让我心生羡慕。是啊,表面看起来农村居民的经济收入不算高,但其日常生活消费和住房消费大大低于城镇居民,实际生活水平与城里人相比,差别已大为缩小。我为我这个从小在农村长大的农民的儿子对当今农村深刻变化的无知和漠视深感惭愧,真的为农村生活水平的不断提高而由衷地高兴、由衷地点赞!

今年清明,我和老伴保荣在父母坟前长跪不起,借春风同表哀思,伴松柏共寄深情。我要告诉父母,今日的双井村所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今日农村的生活水平已大大超过了父母生前一生奋斗所要实现的梦想。父母的在天之灵一定会感知儿子的心声,为乡亲及子孙后代深感欣慰,含笑九泉。

告别双井村,回眸凝望沐浴在春光中的村庄宁静安详,愿家乡的明天更加美好富足!

 【放大字体】  【恢复字体】  【缩小字体】  【我要打印】  【编辑信箱

  相关新闻

 

主办单位:晋城市委老干部局   技术支持:晋城市信息中心
电话:(0356)2198461   邮编:048000   电子信箱:lgj@jconline.cn
最佳浏览效果 显示屏分辨率 1024*768   晋ICP备0500103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