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峥嵘岁月



励志伟业慰英灵

2016-10-24 11:41:53



抗日战争进入1938年,陵川县同晋东南各县一样,抗日救国牺盟会的活动搞的如火如荼,叔叔李希曾(共产党员,时任陵川县工委书记,不公开)以牺盟会特派员身份,回到家乡平川村开辟牺盟工作,发展牺盟会员,组建地下党支部,发动群众削弱封建剥削,实行减租减息、开仓借粮、赈灾救民工作,在全县起了推动作用。平川、椅掌、脉龙等毗邻六村在南吉祥寺院内联合立碑铭记,还组织群众用长矛、大刀、棍棒赶走了前来阻挠闹事的晋南工作团。1939年末,阎锡山制造“限共、反共” 高潮,蒋介石扬言要大军北上。我党为维护团结,共同抗日,主动让出晋、高、陵、林等太南一线,使我党初创的红色根据地,不仅不能巩固,反被“血手摧毁”。而此时日军侵略更加疯狂。至1940年前后,新乡、焦作、长治、晋城已被沦陷,陵川县城也于1943年4月初被日军吞食。并在野翻底、峰头等地设立了据点,使这一带的人民,陷入史无前例的兵灾匪祸之中,并坚持与日本鬼子进行着殊死的斗争。仅“十二月事变”后,无辜平民,被封门罚款、捆绑吊打、残害致死者不下百名,为抗日救亡勇于献身的英烈,名垂青史者50余人。

李希曾年轻有为,在创建红色革命根据地中得到了广大群众的拥护,全村2600口人,入牺盟会的500多人,还组建了地下党支部,发展党员20多名,但却惹下了恶霸地主李和珍等一伙。乘着太南撤军之后,他们勾结长治、高平的日伪军前来报复与扫荡。特别是日本占据陵川县城后,反动头子杨志玉叛国投敌充当了伪县长,李和珍鼓动儿子李希仁卖国求荣当上了野翻底据点的日伪区长。虽然时仅两年余,其罪恶罄竹难书。最使人难容忍、难忘怀的是李希仁带领日伪军:血洗平川村!

那是1943年7月初,根据晋冀豫四地委、四军分区指示,为迅速摸清日伪盘踞陵川的情况,决定抽调地委秘书长兼陵川县工委书记李希曾和陵川独立营侦察排长李海水,带领一个游击小队(6人),从平顺寺头出发,首次对陵川进行武装侦察。当到达壶陵交界原庄岭时,遇到军匪正在路上抢劫行人,他们四拢合围将两个劫匪抓获,搜到两张“特别通行证”,后随即化装成国民党军队,经蒲水、鲁山、礼义,趁天黑来到平川村南的魁星楼内,因这楼高好哨、楼外好进退。找来地下党支部书记王遂印,进一步了解到礼义、平川一带的情况很复杂。伪区长李希仁为了抓住他们,在村里安插了好多“哑巴狗”和暗哨,还许有悬赏。说话间,哨下楼来报告,看到野翻底路上有灯光闪着向这边蠕动。经过李海水、王遂印再望时,他们一致认定:狗鬼子兵是冲着我们来的。我们不能回家夜宿,还须离开此地,于是带着王遂印,顺沟溜到桥西村的小庙里,停下来研究对策,希曾说:“他们抓不到我们,该群众遭殃了,我们不能一走了之,怎么办” ?大家议论着:要将计就计,来个闪电行动,要……。“夜宿”不知怎的就被伪李区长知道了。他得意忘形,想“夜袭”之梦就要实现,抓住这些共党要人,把陵高两县的共产党员、游击队、武工队一网打尽了,其功不用自夸,就是高平的一只鸡(姬镇魁,伪县长),陵川的一只羊(杨志玉,伪县长)都得让他三分,想到这,他急速地向野翻底炮楼日军小队长沙川作报告。沙川小队长马上集合三个炮楼的鬼子近百名携枪实弹向平川村进发。

正当人们酣睡时,鬼子兵来到了平川村东停下来,将顺手牵来的牺盟会员,“死对头”苏印则,不在村中杀鸡给猴看,而要就地处决,好集中抓大鱼。于是将五花大绑的苏印则围在一块地中间,拔去咀塞,李希仁审问:“你还反不反皇军?”;“反、反到底”。“你还斗不斗地主?”“斗,怎不斗,是好汉,松开绑,就此擂台斗到天亮”。李希仁知他身高马大,武艺高强,怎敢松绑,随令扳到,乱刀见红。只见苏大汉左一闪一个鬼子侧身倒地,右一闪一个鬼子仰天咧嘴,左一脚刀飞天空,右一脚刀直向希仁,吓得鬼子兵乱作一团,终因孤身难敌众狼,被扳倒在地下尸骨分身,血流满地。此时沙川速即整队,一声令下:一是进村行动要迅速;二是严防漏网不准跑掉一个;三是抓捕要凶狠。夜半三更,鬼子兵把平川村包围了个严严实实。希仁、沙川带着小分队到李希曾家偷袭抓捕,可是打砸了一通连个影子也没有。李希仁又捶胸又跺脚,像疯狗一样又嚎又叫。离开他家后墙时,连发数枪,兽脊打掉了,墙上留下弹痕累累。气急败坏的李希仁,实施了见门就砸,见人就抓,一连枪杀了十余人,制造了一起惨绝人寰的血案。

共产党员赵金水同志那天晚上,从经坊矿上回家探母,有人告发,被李希仁抓个正着,先是百般拷打,逼他说出和他一起参加八路的名单,说出李希曾、路宪文的联络暗号、活动地址。赵金水咬紧牙关一声不吭,他们就把金水捆在寺院的大树上,用烧红的烙铁烫前胸后背,疼的死去泼醒再烫。但金水同志坚贞如故,只字未吐,气的鬼子兵就用谷草埋住,连人带树一起烧死。李希仁又在村西头谷草里抓住了牺盟会秘书长,共产党员秦秃孩,气势汹汹地问:“秦秃孩,你认得我吗?”秃孩斜了他一眼说:“认得,鬼子兵的区长,三里五庄谁不认得。”“李希曾、李海水他们哪去了?”“你问我,我问谁”,鬼子沙川凶狠狠地拔出东羊刀,对着秃孩的胸口说:“你们牺盟的大大的坏地,不说,撕拉撕拉地”。李希仁用手枪顶着秦秃孩的脑门说:“皇军说了,你若不说,就要撕拉撕拉地”。秦秃孩说:“我不说,你们杀了我,我是英雄,我死了,平川村群众还会想我,我要说了,就是汉奸,就是你们不杀我,平川村的大人小孩也会用唾沫淹死我,死了也进不了祖坟。你们看着办吧”。秦秃孩的话像一把利剑刺进了汉奸李希仁和鬼子沙川的痛处,两人几乎同时开枪又开刀,使秃孩同志倒在了血泊之中。同夜被杀害的还有王根印同志。原来,要抓捕的是他的哥哥抗日村长王遂印,鬼子兵把他的门踹开,小花狗护门扑咬,鬼子兵用刀把它捅死,找不到王遂印,就抓住其弟,要他说出王遂印在哪里。根印说是不知道,沙川就用大刀割掉他的一只耳朵,又把他拖在魁星楼旁,李希仁穷凶极恶狠狠地砍一刀问一声“说不说”。“不说,我是中国人,我不当汉奸,杀了我也不说。”就这样,血淋淋地将一个活鲜鲜的年轻后生砍死了。血溅古楼,墙永为作证。

当天晚上,被杀害的还有:

牺盟会员,抗日群众李影昌同志,

牺盟会员,抗日群众李存昌同志,

牺盟会员,抗日群众李小苟同志,

国民党员,后弃暗投明,曾任编村村副,暗为牺盟八路出力,并示子加入共产党的韩孝棋同志。

遇害的人,都是积极抗日,反对投降,爱国爱家,都是村里群众拥护的好人。他们个个被害,死得惨不忍睹。有一个叫郭不七的老人,他无意中撞到了血淋淋的场景,吓得“啊”了一声,就被李希仁从嘴上砍了一刀,刀口豁到了耳根后,下半个嘴唇就耷拉到胸前,谁见了谁愤恨。李希仁,沙川一夜间的残杀使平川大地失色,草木举哀!

正当鬼子兵兽性大发,要把村里老百姓统统集中起来再搜寻盘查时,慌慌张张来了两个鬼子兵,对沙川小队长叽哩哇啦说,八路军游击队炸了他们的汽油库,火烧了敌伪区政府,还切断了通往县里的电话……县日军福田队长令他们立刻返回野翻底,鬼子小队长沙川一听犹如当头一棒,急忙集合队伍,像丧家之犬夹着尾巴逃回了野翻底。

乡亲们说,要不是游击队捣了鬼子兵的老窝,鬼子兵还不会就此甘休。定要使原平河畔原本美好的平川村,丰厚的三千亩耕地荒芜,2600人任其屠宰奴役,呈现出尸横遍地、血流成河、“万户萧疏鬼唱歌”的悲惨局面。

如今的乡亲们又说,如果党不救中国,正义不坚守,人民不努力,哪还会有如今的幸福!不懂幸福,不辨苦甜,不思进取,那幸福还可能被覆没!所以,铭记,铭记,以史为鉴。依靠党,感恩党,与时俱进,奋发图强,才能建设更加美好的明天!

                                                           (陵川县老干部通讯组 李廉芳 王振兴)

 【放大字体】  【恢复字体】  【缩小字体】  【我要打印】  【编辑信箱

  相关新闻

 

主办单位:晋城市委老干部局   技术支持:晋城市信息中心
电话:(0356)2198461   邮编:048000   电子信箱:lgj@jconline.cn
最佳浏览效果 显示屏分辨率 1024*768   晋ICP备05001036号